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容养生 > 正文

“女版张悟本之养生教母——马悦凌”青岛粉丝之死(转载)

  新闻背景

  马悦凌,原名马秋红,1963年出生,南京第二卫生学校毕业 ,毕业后在江苏省某医院当护士,至今仍是初级护士。出版过《不生病的智慧》、《父母是孩子最好的医生》、《温度决定生老病死》等书。其首创的马悦凌固元膏一时风靡全国。2011年,100多人因按照她书中所写的“生吃泥鳅”导致中毒住院一事,又将马悦凌推到风口浪尖,其鼓吹的其他养生怪论也不断遭到质疑。有专家表示,马悦凌的理论可谓漏洞百出,甚至“不屑与其争辩”。马悦凌被讽刺为女版张悟本。

  3月5日凌晨,24岁的何丽梅在青岛栈桥跳海自尽。她生前是“养生教母”马悦凌的忠实粉丝,受到过马悦凌的亲自“接见”和指导。在她死后,网站有关她的信息均被删除,提起她时,有人讳莫如深。但对她的家人、朋友同学来说,有关她的记忆永远无法删除,人们还会追问,她跟着“教母”养生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……

  何丽梅死后,其在马悦凌粉丝乐园的信息被删

  白平是何丽梅的大学同班同学,他们一起在中南大学读了四年本科。在同学记忆里,何丽梅很爱漂亮,成绩一直是班里前几名,毕业时获得了保研的资格,后来放弃。白平不知道的是,何丽梅还拥有另外一个身份:“马粉”。

  何丽梅去世半个多月,白平得知何丽梅去世的消息他“啊”了一声,“不敢相信!”白平在自己日志上写了一条状态:“大家都有愧于你,愿你在另外一个世界过得开心。”3月31日,白平接着写了一句:“这几天的事,让我新创造了一个词‘养生传销’,所以迷恋‘食疗包治一切疑难杂志、绝症’的人,还是要理性一点……”

  白平在了解了相关事件后,质疑:“是不是马悦凌丛恿何丽梅辞职养生的?这是一个组织分散,信徒众多,隐蔽运行的组织。”

  何丽梅大学同学王亚敏告诉记者:“大学时候没感觉她有什么异常,身体很好,当时还报名了街舞学习班学跳舞。”记者在中南大学地信学院(原信息物理工程学院)毕业生去向档案中查到,何丽梅,2011年毕业,签约青岛某大公司。没人能说清,何丽梅为何跳海。但事后,在何丽梅的空间日志里,人们还是会发现一些痕迹,何丽梅的死并不突然。2013年1月5日,何丽梅日志里记着“彻底失眠”;1月19日,写道:“一点好的迹象也没有,我真的活不下去了”;1月23日,日志里写着:“副作用太大”;2月10日,“我想我需要镇定剂和安眠药”;3月4日,她空间里留下最后一条记录“对不起,请原谅,我爱你,谢谢你。”随后跳海自杀。

  何丽梅四川遂宁的家人也并不清楚她为何跳海,但家人知道,何丽梅患有白塞氏综合征,最近几年,一直都在养生治病,是按照养生教母马悦凌的方法进行食疗。在何丽梅生前,她在马悦凌粉丝乐园记录了自己食疗的所有情况,包括马悦凌指导治病的帖子,也有何丽梅指导其他病友的帖子。记者发现这些信息,在何丽梅自杀后全部被删,一字未留。

  生前,按“教母”指导食疗

  何佳是何丽梅的亲妹妹。她说姐姐何丽梅是从2012年9月离开自己(四川成都),去了青岛,开始痴迷“养生食疗”。

  何丽梅大学毕业那会儿被确诊为“白塞氏综合征”,这是一种全身慢性疾病,病人的临床表现是复发性口腔溃疡、生殖器溃疡等全身各处反复溃疡。4月8日,青岛市立医院皮肤科主任史同新主任向记者介绍,这种病大部分可以控制,不会危及生命,只有特殊的溃疡影响人的关键生命脏器如心脏、肾脏和脑部时,才会危及生命,另外,这种溃疡比较容易反复发作,但并非绝症。何丽梅上大学买过一本马悦凌的书《不生病的智慧》,马悦凌讲述自身患大病并成功治愈。何丽梅开始相信这个马老师。“食疗”是“养生教母”马悦凌治病的主要方法。何丽梅一日三餐多为黑米牛肉糊,把黑米和牛肉打成糊,不加其他佐料。偶尔还会吃一些姜枣桂圆糊、马老师的“固元膏”、当归粉、海马等。何丽梅在网站上受到马悦凌的远程指导 。记者发现马悦凌在其出版的书籍、粉丝乐园网站、视频等多处讲到,“健康从补血开始,补血从食疗开始……99%的病都可以用补血的简单方法治好,这样我们的身体至少能用120年。”

  从2011年11月开始,何丽梅在马悦凌粉丝乐园(网站)详细记录了自己食疗养生的每个细节,记录自己受到马悦凌指导治病的整个过程。何丽梅在2012年年底来到马悦凌家中进行食疗,可没想身体并没出现好转迹象。何丽梅最终选择跳海自杀。记者也试图采访马悦凌但是对方一直不予回复。

  大学时做过手术,毕业后开始食疗

  2007年,何丽梅进入中南大学读生物医学工程,这一年,马悦凌也出版第一本书《不生病的智慧》,并很快在全国热销。

  何丽梅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马悦凌,据妹妹何佳回忆,姐姐上大学的时候就买过《不生病的智慧》,后来把马悦凌出版的所有书都买了。再后来何丽梅在电视上看到过马悦凌做的健康讲座,了解到马老师是由一个护士悟出养生心得,对马悦凌有了更深的了解。但那时,何丽梅没有住院,也并不痴迷食疗养生。

  何丽梅的大学同学白平回忆,何丽梅上大学时长得比较漂亮,还跳过街舞。他回忆说在大四的时候,何丽梅住过两次院,当时还做了手术。

  因为住院两次,病没有根除,何丽梅给一朋友留言:“我的病不能根治,当自己成为一个累赘的时候我宁愿离开”。大学毕业后,何丽梅和妹妹一起住在成都,开始喝“黑米牛肉糊”,用马悦凌的方法来治疗。

  按马老师要求辞掉工作加入“粉丝乐园”

  何丽梅毕业之后签的工作是青岛某大公司,但还没正式上班就办理了辞职手续,在成都养生。

  那个时候,何丽梅经常登录马悦凌粉丝乐园,在论坛上发帖请教。何佳回忆,在成都时,姐姐把马老师的所有书都买了,还专门复印了一份,给何佳看。“那时马悦凌在网上指导姐姐,让她暂时不要找工作,先养生治病,这样姐姐就每天和各种病友在马悦凌粉丝乐园里熟悉起来,每天听取网站上老师的意见,马老师亲自远程指导。”

  开始在成都养生时,何佳和姐姐住一起,她并不完全相信马悦凌能治愈各种病,既然姐姐说养生能治病,那就让她养着吧。从网上购买马老师的艾草熏身体、同时吃黑米牛肉糊、各种食物打成糊,是何丽梅在成都的基本生活状态。

  黑米、牛肉、海马、桂圆膏,这些东西,马悦凌粉丝乐园网站上都出售,渐渐的何丽梅也成为马悦凌粉丝乐园网站的知名人士,继续坚持喝“米糊”、做艾熏,她也成为相对“专业”的人士,在论坛里开始指导别人,在这个论坛上,她认识了同样为“马粉”的王成,并于2012年9月离开成都,去了青岛胶州投奔王成开的养生馆,专职养生。

  “教母”电话召唤

  在王成的养生馆,何丽梅会登录马悦凌粉丝乐园报告自己的情况。在这个论坛上,每天详细记录自己的食疗状况和身体反应的并不只是何丽梅一人。论坛上有“指导老师”对这些病友的帖子反映的情况进行指导,而“指导老师”一般是资深病友,在论坛里发帖较多,对马悦凌方法亲身体验多的人会被论坛管理员封为“指导老师”。

“女版张悟本之养生教母——马悦凌”青岛粉丝之死(转载)

  每个病友都想得到马悦凌的亲自指导,但是只有部分“幸运”的人才会有与马悦凌通话的机会。

  每周,论坛上会公布本周与马老师通电话的指导老师名单,名单上边是一段话“本周马老师将与你们通电话……务必向您所在的小组成员们征集下本周遇到的一些问题,在接听马老师电话的时候,一起将问题提出来……通电话的机会不仅仅是您自己的,也是您小组的……”记者了解到每个通话的人会把通话记录录音,并详细整理后发布到论坛上。

  何丽梅是粉丝乐园中的“明星粉丝”,得到了老师的亲身指导机会,2012年底,她从胶州王平的养生会馆,去了北京马悦凌家,并记录了自己食疗的整个过程。但是,随着何丽梅跳海自杀,这些论坛上所有关于她的信息都已被删掉。

  马悦凌会不定期让病友到北京其家中,进行亲身指导。马悦凌称,这种指导,不仅是给病友治病,更多的是要传授给病友方法和体会,让他们造福更多的人。在马悦凌粉丝乐园里,会员“惜缘”因长期发表自己的食疗情况,详细记录吃的每一样东西和身体反应,受到大家关注和祝福,马悦凌也表示“这是很用心的一个徒弟,对她期望很高”,会员发帖称“惜缘做的太到位了,还得到马老师的指导,太棒了。”惜缘得到了去马悦凌家的机会。但是由于身体没有明显好转,“惜缘”离开了马悦凌的家,马悦凌很快发帖称“这是自己亲自辛辛苦苦、每天上网指导了5个多月的惜缘吗?不懂得感恩”,同时马悦凌称“惜缘”的食疗并没有严格按照自己的指导进行。很快,大量网友发帖谴责“惜缘”。

  绝望:一点好的迹象也没有

  何丽梅在马悦凌粉丝乐园里的名字叫“眯宝贝”,在何丽梅记录自己食疗过程的一个帖子里,马悦凌在后边给予了这样的评论,“我马悦凌救治的不是一个眯宝贝,我是救给全世界人看的,是在救民族,是在救人类。”

  在帖子里,马悦凌描述了治疗何丽梅的过程,“眯宝贝先天不足,后天营养不良,一直在用药中长大,才二十出头已经是各种病魔缠身,如果不来到我们这里,继续医院的治疗,相信没几年这朵鲜花就会凋谢。”。

  在论坛里,马悦凌称自己是在摸索,通过自身的试验,摸索出一条健康的养生路。

  王成说何丽梅在自己的养生馆食疗时,他们两个人,每天都花几百块钱用于食疗。按照马悦凌的理论,黑米牛肉糊,以此为主要食物,辅以海马、虾仁、艾草等,费用并不低。

  2012年年底,从北京见过马悦凌回到青岛的何丽梅,并没有感到身体有明显好转。妹妹何佳打电话让姐姐回家过年,何丽梅说家里比较潮湿,现在身体不太好,不适合坐长途车,太累了,怕加重病情。

  2013年1月19日,何丽梅在日志里写着:“一点好的迹象也没有,我真的活不下去了”。2月5日,何丽梅转发一条状态“世上除了生死,都是小事”。3月4日她发表了最后一条心情“对不起,请原谅,谢谢你”,随后跳海自杀。何丽梅为何选择自杀?何丽梅的妹妹何佳说,姐姐自尊心很强,因为是重点大学毕业,一直没有工作,病也没有治好,可能心情比较郁闷,所以想不开。而王成坚信:“绝对是她坚持不下去了,上学上多了,有什么用?按照食疗方法进行,肯定能养好,这根本不是什么大病。我也是溃疡啊,后来不是养好了么。宝贝(何丽梅)打过针,那些医院动不动就注射,能不死人么?”

  “养生教母”的沉默

  马悦凌所讲的养生方法,有何依据?是不是真的能治疗她所说的各种癌症、溃疡、渐冻人等医学难题?为何何丽梅在马悦凌的指导下没有得到康复?

  4月6日,记者拨打了马悦凌粉丝乐园“悦养汇”的热线电话,当记者提出希望采访马悦凌的要求时工作人员均不做答复。记者又从央视调查节目得到了马悦凌的个人手机号,向她发出了采访要求,截至4月8日,此号码一直没有回复。

  随后,记者查询到,早在2011年6月28日,《新京报》发表调查报道《“健康教母”的“神医”之旅》,指出“马悦凌曾做护士和兼职主持节目,出书成名后成立几家公司所售产品与‘治疗’密切相关,合作伙伴称仅固元膏利润几亿。北京市中医管理局有关专家表示,养生市场存在着以养生为旗号,不挂号、诊断病名,但会给出服务对象方案,类似食疗和用针等行为,涉嫌非法行医。”。《现代快报》在2011年7月连续刊发报道,发表《马悦凌被证实无行医资格 调查人员无法与其联系》等文章。

  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节目在2011年7月23日播出《马悦凌神话》节目,对“用泥鳅、艾熏可以治疗癌症、渐冻人等世界医学难题”做出了质疑,节目最后采访的南京市卫生部门专家表示:“任何人不能言称自己有这个(医学)能力,而做出执业行为。”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