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饮食养生 > 正文

相恋5年,结婚10年,丈夫出轨了,我只用一招斗走小三

  我叫宁静,今年35岁,前年离异,离异原因是前夫出轨了,对方比我小7岁。别为我惋惜,早在离婚之前,我就用自己的方法,收拾了渣男和小三。

  今天借甘北的平台,讲讲我的故事。别误会,这不是炫耀手段,更不是传授技术,只是一个曾经披荆斩棘一身伤痕的女人,回望自己来时路的辛酸和感慨。

  2

  李峰出轨的事,是闺蜜阿玲告诉我的。

  阿玲是一家美容院的美容师,当时有一个叫颜颜的女孩,每周都会去找她做脸。据阿玲描述,颜颜出手很阔绰,第一次来就办了最贵的卡,美容师向她推荐产品,她喜欢就会爽快买下。

  没有哪个美容师,不喜欢这样的顾客。阿玲亦然。所以每次为她服务,总会使出浑身解数,非常热情地跟她唠家常。颜颜性格很好,阿玲问什么,她就答什么,一点距离感都没有。

  就这样,她们很快聊到了感情生活。

  颜颜说,她跟男朋友交往三年了,男朋友是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,年龄比她大8岁,但非常会疼人,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买,事无巨细地照顾她。

  阿玲便随口打趣:“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?”

  这一问,却让一向健谈的颜颜沉默了。她很快就把话题岔到了别的地方。

  多年从业经验告诉阿玲,这事没那么简单。

  美容这行做久了,见过太多这样的女孩,出手阔绰,无忧无虑,实则是找了有钱的“大叔”,做了见不得光的第三者。

  很快,阿玲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想。

  那天,颜颜又来找她做脸,看得出来,她很不开心,起初一直没说话,直到后半程才憋不住问阿玲:“玲姐,你说,男人真的会为了真爱离婚吗?”

  阿玲一听这话,心里全明白了。不过她依旧没有猜到,颜颜插足的,竟然是我的婚姻。颜颜告诉阿玲,她其实很想结婚,家里也早催婚了,只是每次提到婚姻,男朋友就会本能地回避,交往三年了,她越来越没有信心……

  算起来,阿玲算是颜颜的大姐姐,就诚恳给了她一些建议。这样一来,颜颜自然越来越信赖阿玲。终于,两个月后一天,在一次闲聊中,颜颜很自然地掏出了手机,向阿玲展示自己男朋友的照片。

  那一看,当真把阿玲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装修公司老板,比颜颜大8岁,会疼人,眼前照片里的人,不是李峰还是谁?

  3

  阿玲把一切告诉了我。

  或许圣母会觉得阿玲没有职业道德。但我只想说,如果你的客户插足的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发小的家庭,难道你们会沉默不言吗?

  这么说吧,几年前阿玲小产,都是我陪她去的医院,怕她恢复不好,还每天煲了汤送到她家去。这样的友谊,又岂是一个稍有交情的客户可比的?

  正因为这样的交情,我深信阿玲绝不会空口无凭诬赖李峰。那一瞬间,我整个人都懵了,随之而来是一种被紧紧扼住喉咙的窒息感。李峰,我的初恋,我的青春,我从19岁起全心全意托付的男人,他有了别的女人,而且是整整三年。

  那天,我的脑袋几乎都处于混沌状态。

  傍晚时分,女儿缠着要喝粥,我熬着熬着慌了神,粥从砂锅里翻滚出来,险些把天然气浇灭。

  女儿问我: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

  我没法告诉她,妈妈正在经历世上最糟糕的背叛,她还太小了,不该经历这些。可是人就是这样,明明自己可以硬撑,一旦有人问候,所有脆弱都席卷而来。

  终于,我发烧了,这一病气势汹汹,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。

  女儿给李峰打电话:“爸爸,妈妈病了,你快回来。”

  就在两天前,李峰告诉我,他要去外地参加一个行业展览会。呵呵,大概彼时沉浸在颜颜的温柔乡吧!一想到这些,我的胸口就泛起一阵恶心。

  果然,李峰没有回来。他告诉女儿,行业展览会还需要两天,让她好好照顾妈妈。

  女儿把这句话传递给我,那一瞬间,当真心如死灰。

  这就是我爱了一整个青春的男人吗?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,高烧不止,他正跟另一个女人卿卿我我,连回来看一眼都不愿意。

  后来我时常在想,但凡那时他愿意赶回来,或许我都狠不下心来离婚。

  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,他没有回来。

  那场高烧,把我对婚姻的最后一点期待,烧死了。

  我开始了“复仇”计划。

  4

  我请求阿玲帮我。

  方法很简单,只要不停告诉颜颜,女人的青春有多短暂。

  于是,从那以后,每回颜颜来做美容,都会听到阿玲的“诚恳”建议。

  “女人可不比男人,熬啊熬的,青春都熬没了,想结婚就更难了。”

  “男人嘛,都是喜新厌旧的,以后遇到更年轻更漂亮的,哪还记得你?”

  “趁他还在意你,赶紧把婚姻大事办了,否则等上几年,新鲜劲过去了,更不想结婚了……”

  阿玲还列举了几个朋友的例子,谁谁谁跟男友长跑七年,把爱情都熬死了,惨淡分手。谁谁谁年轻时不着急,钓着男方,结果没几年,男方找了个更年轻更漂亮的……

  对一个盼望转正的第三者而言,这些话的威力可想而知。

  不出我所料,那段时间,颜颜每天都跟李峰吵架。年轻女孩儿嘛,多得是精力,可了劲地作,可了劲地闹。甚至有一个晚上,三更半夜的,李峰连续接到一连串电话,碍于我在身边,他只得一一挂掉……

  我假装一无所知,好奇地问他:“是谁呀?”

  李峰讪讪一笑:“是骚扰电话……”

  随即,他按下了关机键。

  我几乎可以想象到颜颜气急败坏的样子。要不是逼急了,谁会不顾原配在旁,就给情夫打电话?真想知道,这样胡搅蛮缠的颜颜,还是李峰心里的“真爱”吗?

  除了阿玲的助攻,我当然也有一点小动作。

  比如偶尔在李峰衬衫后背,留下一个唇印。又比如往他衣服上,喷一点不同的香。

  我知道,对于一个处“真爱”的女人而言,这些细节都会令她发疯。

  第三者嘛,她们绝不会明白自己的“真爱”,也曾是别人的“真爱”。

  她们只会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,别无仅有的。个个把原配们想象得如糟如糠,男人在家连碰都不愿碰的。一旦发现事实并非如此,原来那个口口声声只爱她的男人,竟也会跟妻子亲热,那种嫉妒就足以令一个女人发疯。

  果然,这些细节,颜颜一个都没逃掉。我从阿玲那里听得,她的抱怨越来越多,越渐愁眉苦脸,去美容院也越来越勤,生怕自己多长一条皱纹,便“转正”无望。

  5

  那年中秋,本市某大型企业邀请了知名女团前来献唱,我早就得知颜颜喜欢这个女团,便千辛万苦托人买了两张门票,再让阿玲问颜颜:“我这有两张门票转让,你要吗?”

  颜颜果然高价买下。

  没过两天,李峰就告诉我:“中秋我不能陪你和妞妞过了,有个约了半年的大客户,恰好那天有空,我去拜访一下……”

  我装作通情达理道:“好啊,辛苦老公了。”心里却说不出地恶心。

  到了中秋那天傍晚,李峰拾掇了一番,便赶着要出门。

  我假装不经意地哄孩子:“妞妞,一会吃完饭,妈妈带你去体育馆看演唱会!”

  那一瞬间,李峰的后背都僵硬了。

  我心下暗爽,这么一来,他哪里还敢陪颜颜一块儿去体育馆?

  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意外,他要怎么跟小情人解释?小情人又是否不依不饶?然而他还是出门了。于是我开始实行第二步。

  估摸着时间,他应该到颜颜家一段时间了吧,兴许正在手忙脚乱地安抚小情人,又兴许正行男女间的苟且之事……我又给他打电话,火急火燎地道:“峰,爸爸的冠心病又犯了,妈妈打电话来,说这次情况有点凶险……”

  李峰爸爸向来有严重的冠心病,作为一个孝子,老人的身体状况,绝对是他的死穴。犯病这事,我倒真没撒谎,早在前两天,李峰妈妈就在电话里跟我讲了,还特意嘱咐不要告诉李峰,省得令他担心。

  坦白说,若不是李峰妈妈的那通电话,我还真计划不了这么周全。

  果然,这一招当下见效,只用了半小时,李峰就驱车回来了,连夜要与我回乡下公婆家……

  精彩,真精彩!

  一路上,我都在脑补颜颜那张气急败坏的脸,一天之内被放了两次鸽子,从满怀期待到期待落空,这巨大的落差,她可沉得住气?

  6

  我早料到颜颜按捺不住,但没想到,她比我料想的,更按捺不住。

  仅仅中秋过后几天,我就收到了她的短信,她约我见一面,那条短信直到现在还保存着,我给大家念念吧:

  许佳姐你好,我是李峰的女朋友,我们已经交往三年了,我想,是时候让你知道我的存在了。如果你想知道更多,今天下午三点,万达广场星巴克见吧!

  鱼儿终于上钩了。

  颜颜显然没有料到,我竟长得这么漂亮。大概在李峰嘴里,我就是个又老又丑、不解风情的糟老婆子吧。至于颜颜的相貌嘛,阿玲早给我看过照片,不过看到本人还是令我微微一怔,那眼角眉梢的无畏,像极了我从前的样子……

  怪不得有人说,男人们挑来挑去,多半是同一种类型的女人。

  喜欢长头发的,他的每一任女友,大概率都是长头发的。喜欢大长腿的,他便只会去找大长腿,不会碰小短腿。这么看来,李峰倒是真喜欢我年轻时的样子,眼看我不年轻了,他便赶紧又找了个年轻的来替代,真有趣!

  颜颜大概也意识到了我们相貌的相似之处了。

  她明显有点慌乱,伸手去拿咖啡,竟差点绊倒了杯子。

  这样的场合,是不好叫小妹妹先开口的。作为“大姐姐”,我主动帮她提问:“你是不是没想到,原来我竟不是个糟老婆子……”

  这一夺先机,就让她更怯了。我只得再帮她一回:“想让我跟李峰离婚?”

  听到这句话,颜颜才重新回过神来,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  我说:“也不是不行,既然心都在你那里了,人留着也没什么用。但是我要你把和李峰交往的过程,一五一十地告诉我……”

  颜颜果然事无巨细地说了。如何相识,如何交往,如何约会,如何用暗号交流,她每说一句,我的心就往下一沉。像置身无边黑暗的海底,有一枚巨石,拽着我不停下沉。

  我可真傻啊,心爱的男人在眼皮子底下,跟另一个女人交往了三年,我都毫无察觉!也怪我信他,信得肝脑涂地,这世上成千上万男人出轨,而我从未想过,枕边人竟也是同样货色。

  不知不觉间,我竟泪流满面。

  颜颜到底是个性子耿直的姑娘,见我哭了,她怀着歉意道:“佳姐,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,可我跟峰哥是真爱……”

  7

  “可我跟峰哥是真爱……”

  真爱,多么刺眼的字眼啊。27岁的颜颜,知道什么是真爱吗?

  让我来告诉她吧。我叫宁静,从19岁起,就只爱过一个男人。

  那时我是班上公认的班花,他却是毫不起眼的傻小子。

  为了追求我,他用过很多笨笨的方法,比如帮我打饭,替我排队,给我抢限量版的周边。

  他没什么钱,为了两张演唱会门票,省吃俭用了一个学期。课间塞到我手里,怕我拒绝,又慌不迭地澄清道:“不想跟我去也没关系,票给你,你邀请舍友一起去。”颜颜,这算真爱吗?

  一晃到了家长的年龄,我家嫌他家没钱,怕我嫁过去吃苦,差点没把我锁家里。我以绝食相逼:“除非我死,否则非李峰不嫁。”

  爸妈怕了,终于松了口,送我出嫁,全部的彩礼,就是一枚金戒指,一条金项链,一对金耳环。

  颜颜,这算真爱吗?

  很快,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,一个粉嘟嘟的小公主。

  他不想让我们娘俩吃苦,毅然从建筑公司辞职,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装修公司。为了拉客户,几个月间,他三次喝得胃出血送医院。

  拿到第一笔大单时,我俩在火锅店,对着一大盆红油,又笑又哭。

  颜颜,这算真爱吗?

  他的公司渐渐走上轨道,加班和应酬也越来越多,恰逢那时他的母亲生病,分身乏术。为了照顾家庭,我从国企辞职,甘心成为一个全职主妇。

  一个211大学毕业的班花,从此囿于厨房,洗手作羹汤。

  颜颜,这又算真爱吗?

  真爱的滋味,我算是彻底领教过了。

  如今,我要让这不谙世事的年轻女孩,也彻底领教一回。

  8

  我把录音推到李峰跟前。

  李峰在那瞬间大惊失色,竟然一把栽倒在我跟前,连男儿的尊严都顾不上,跪着央求我道:“佳佳,你原谅我,你原谅我,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,是她,她诱惑我,她趁我喝醉了酒,佳佳,我是喝醉了酒……”

  “佳佳,我早就想跟她分手,我这就跟她了断,以后再不来往了……”

  “佳佳,我真的只爱你一个,我跟她只是玩玩,是她非要缠着我,那个贱女人……”我静静地看他声嘶力竭的表演。

  真爱。33岁许佳的真爱。26岁颜颜的真爱。如今跪在地上左拜右扣,鼻孔里吹着鼻涕泡,要多滑稽有多滑稽,呀,真爱啊!

  我知道,电话另一头,有一个女人,跟我一样失望。

  我缓缓掏出裤兜里“正在通话中”的手机,把它递给李峰:“你不是说,要跟她做个了断吗,来,她就在那头听着呢,你来做了断吧……”李峰彻底瘫软在地。

  是的,这是我和颜颜共同设的一个局。我和颜颜打赌,摊牌时刻,李峰定然会把所有罪责往她身上推,并且极力挽回我们的婚姻。

  她不信,她信爱情。你看,信爱情的人,下场好惨啊!

  想要的所有证据,短信、录音、当事人亲口承认,我通通拿到了。接下来,就协议离婚吧。孩子归我,房子和现金都归了我,余下一辆车和公司的股份,留给了李峰。一场夫妻,我算仁至义尽。

相恋5年,结婚10年,丈夫出轨了,我只用一招斗走小三

  就这样,仅仅半年时间,我和李峰长达十年的婚姻,划上了句号。

  从民政局出来,我和李峰又去吃了一顿火锅,就是当初他谈第一个大单子,我们对着一盆红油又哭又笑的那家店。

  李峰说:“佳佳,你还记得吗,那会儿我好穷,谈了一个大单子,才敢带你出来吃顿火锅……”

  我记得,那时他真的好穷。我妈说,我敢嫁给他,就把我的腿打断。我说,你把我的腿打断,我就瘸着嫁给他,你把我打死,我就横着嫁给他!

  李峰又说:“你刚生完妞妞,家里请不起月嫂,每天晚上都是自己带,你还落下了月子病,当时我就在心里扇自己耳光,我说,李峰,你一定要出人头地,让老婆孩子跟着享福……”

  是啊,妞妞是冬季出生的,那会水真凉,我一双手泡在水里,给孩子洗尿脏的衣服。我的腰直到现在还时常疼痛,就是坐月子时落下的病根……

  李峰又说:“可是,你说人有了钱,怎么就变得这么不是东西!你说爱她吧,倒真谈不上,可我就是心痒,别的男人都有情妇,我这一辈子,却只有你一个女人……”

  可不是么,人有了钱,真不是东西。

  好端端的人,变成禽兽,变成怪物,变成跳梁的小丑,变成信口雌黄的撒谎精。

  火锅蒸腾得雾气一点点上升,我渐渐看不清眼前人的脸,十年深情,终究错付。

  9

  你问我颜颜的结局?

  当然,她没能如愿走进婚姻。被我这么一激,她早不知跟李峰闹过了几千几百回,李峰怕她还来不及,怎么还会娶回家?

  恨她吗?倒也谈不上,就像李峰说的,人有了钱,就变得不是东西。没有颜颜,也会有甜甜、馨馨、暖暖,男人的心痒了,迟迟早早,总会出轨的。

  这姑娘好歹没什么坏心,脑筋简单、手段也简单。年轻嘛,一时走了岔路,我虽无法原谅她,但心里同样明白,始作俑者,不是她。

  对了,我后来还见过她一次,在一家便利店,跟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男孩,有说有笑。看到我的瞬间,她脸色都变了,大概是生怕我抖露什么吧。

  我却只冲她点头笑了笑,算了,上辈子的事了,还提来做什么呢?

  一眨眼,两年已过。

  我终于从上段感情的阴影中走出来了。

  你问我什么感觉,大概就是四个字,劫后余生吧!

  说不痛是假的,恋爱五年,结婚十年,将近我二分之一的人生啊,那些爱啊恨啊,早刻进血里肉里了。离婚,等于把骨血割开重组一次,怎么不痛?

  遗憾也肯定是有的。明明彼此都曾用力爱过,怎么就爱不到一个白头偕老呢!

  可你问我后不后悔离婚,我同样要说,不后悔。

  颜颜是因为真爱,才想和李峰在一起。我又何尝不是。倘若为他的钱,为他的地位,为他的名誉,都犯不上离婚。可我是因为爱情才跟他一起的。

  真爱死掉的那一刻,我的李峰就死了,我的婚姻也死了。

  我从来是一个性情高洁的女人,金玉之石,掷地有声,不可苟且。

  从前是,将来也是。我亲历过一个女人感情世界里最狼藉的海啸,可我挺过来了,挺过来,就还是那个宁折不弯、玉碎瓦全的许佳。

  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。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